会员申请

霸拓资讯infomation

首页 > 霸拓资讯

吴汉洲:追随内心的假行僧 191113

2019-12-05

中国钢琴调律师之吴汉洲篇

吴汉洲:追随内心的假行僧

文/ 韩辉丽 (资深记者/ 自由撰稿人/ 原《音乐生活》责编)

项目策划/ 霸拓

 

【编者按】让更多的人了解调律师及其行业是实现“提高从业人员社会地位”(《霸拓章程》第三条)这一霸拓社会责任的重要基础工作。

为此,霸拓策划开拓“中国钢琴调律师”栏目,并聘请资深记者采访业内不同年龄、不同地域、不同工作环境的中国钢琴调律师,撰写系列文章,反映调律师的真实生活,以飨读者。

为了获得更好的业外宣传效果,霸拓特委托《乐器商业网》首发微文。

 

 

我要从南走到北

我还要从白走到黑

我要那所有的所有

但不要恨和悔

——崔健《假行僧》

 

 

安静地调个琴.jpg

安静地调个琴

 

 

 “艺术”的抉择

 

1991年,刚参加完高考的吴汉洲,茫然不知所以。

彷徨间,广州二轻职业技校钢琴分校进入了他的视野,虽对钢琴知之甚少,但钢琴所代表着的那份浪漫与艺术,深深地吸引着他。就选它!一生以钢琴为业,也蛮不错的。于是,吴汉洲一头扎进了钢琴制造行业。

技校是两年制,第一年在学校学钢琴制作理论,第二年到钢琴厂学实操。实习初期,吴汉洲被分配到了钢琴外壳装配车间,由于钢琴外壳比较重,对于身形瘦小的吴汉洲来说,这分工作比较吃力,但他努力克服自身的劣势,咬牙坚持了下来。既然选择了就要坚持,既然做就一定要做好,这是他的信念。

当时的质检伍师傅是负责这道工序的质检。有一天他在检查完另外一个同事做的琴后过来检查吴汉洲做的琴,边检查边笑着说:

“你小子可以啊,要是大家做的都跟你一样,质检都不需要了。”

用半年时间,吴汉洲熟练地掌握了钢琴外壳装配技术。

 

1993年,从技校毕业的吴汉洲,被分配到珠江钢琴厂总装车间学调律。

一进入车间,吴汉洲就懵了。总装车间人多、工种繁杂,各种机器的声音、琴键的声音与人的声音搅和在一起,让他一刻也清静不了。在这样的环境下怎么学调律?吴汉洲很受打击。几天下来,他被吵得头晕脑胀、精疲力竭,能安安静静呆一会儿都是奢望,艺术感早就跑到九霄云外去了。

但吴汉洲是一个性格倔强的人,从来没想过放弃,环境越是恶劣,他对自己的要求就越高。这就是自己的学习环境,没有什么退路可言,唯一的出路就是早日学会调律。当心静下来后,周围的一切就慢慢开始适应了,很快他就在摸索中找到了调律的法门。

“小吴,你调出来的音都没问题,你可以去计件了。”

“师傅,不是学三个月吗?我才学了一个月。”

“你已经能较好地独立操作了,正好调律上人手不够,你开始计件吧。”

经过一个月的学习,吴汉洲正式成为珠江钢琴厂的一名调律工,也由此开始了他的调律生涯。

 

 

看望恩师程柏青先生.jpg

看望恩师程柏青先生

 

 

2000500,从广州到澳门

 

1999年,吴汉洲被调去钢琴音色整理工序,同年,应客户要求,珠江钢琴公司需要在给某些客户的钢琴上安装钢琴静音系统,吴汉洲被派去学习静音装置的安装兼做钢琴音色整理。这在一般人看来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因为这时的吴汉洲在原来调律工序一个月可以拿到2000多元的工资,已经是相当不错的收入了。可是去学静音装置的安装和音色整理,一个月只有500元的收入。但是吴汉洲很高兴地接受了,这让大家很是费解。

“阿洲,你太傻了,放着2000多的工资不赚,非去赚那500块干啥?”

“就是,调律刚能赚到钱,你又去学一样新的东西,太笨了。”

“可不是,工资太低了,划不来的。”

面对同学的“好心”相劝,吴汉洲一笑置之,他觉得钱总有花完的时候,多学点技术才是安身立命的根本。

最后,整个钢琴厂只有两个人去学到了这个技术,其中一个就是吴汉洲。

 

在钢琴总装配车间,从事装配、调整工作的大部分是女性员工。调律之余,吴汉洲经常帮这些姐姐、阿姨们拧卡钉、调整托木、垫垫圈,她们的工作效率提高了,吴汉洲也趁机熟悉了这些钢琴击弦机键盘整理的技术,相处甚欢。

也正因为这些经历,让吴汉洲敲开了澳门钢琴厂的大门。

为了打开珠江钢琴的外销渠道,1987年,珠江钢琴公司在澳门设立澳门钢琴厂,把配件运往澳门,在澳门钢琴厂组装完成后再出口到台湾、香港、澳门等地。2001年,因生产需要,澳门钢琴厂需要增加技术工人,因为技术相对来说比较全面,吴汉洲顺利入选。

然而,在澳门的工作完全不同于广州,这里没有严格的分工,无论是立式钢琴,还是三角钢琴;无论是装配、调律,还是整音、出货整理,你都必须能够熟练操作。在这里你的产品是完整的一台琴,而不是某一个工序。这就要求每个操作工人都必须要熟练掌握几道工序,也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否则很难满足工厂的需求。

这段经历给吴汉洲的职业生涯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也是现代化钢琴生产中非常难得的一次工作体验。吴汉洲非常感谢那几年的历练,同时也由衷地感激当时的负责人陈朝辉前辈,正是陈老不厌其烦地教导,才让吴汉洲在钢琴制作的方方面面有了一个飞速的提升。

 

 

吴汉洲(右一)向中国乐器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曾泽民先生(中)介绍生产情况.jpg

吴汉洲(右一)向中国乐器协会常务副理事长曾泽民先生(中)介绍生产情况

 

 

打破砂锅问到底

 

吴汉洲是一个好学的人,只要有机会就抓住人问个不停,很多人都怕他,想方设法躲着他,唯独程柏青老师不怕他,也不必躲着他。

程柏青老师既是吴汉洲在钢琴厂的同事,也是他读大专时的专业老师。他非常喜欢这个每天问个不停的学生,能问问题,就说明他在思考,在消化老师传授的知识。所以无论是在学校的课堂上,还是钢琴厂的办公室,程柏青始终耐心地为吴汉洲解答问题。

“程师傅,我是不是问得您挺烦的?”

“当老师就希望学生多问问题的。”

“人家都不问,我是不是太笨了,什么都不懂。”

“不,你问的问题都挺好的,我要好好想想怎么回答你。”

几十年师生俩,一个爱问一个愿答,既是师生也是同事,既是师徒也是朋友。

20073月到20101月,吴汉洲在广州城市职业学院钢琴制作与设计专业进修大专文凭;

20143月到20167月,吴汉洲又入读南京师范大学钢琴制作与调律专业进修大学本科文凭,这些年的学习让他的理论修养提高了很多。

从技校毕业到拿到本科文凭,整整二十三年过去了,很多当年的同学已经改弦更张、另谋职业。吴汉洲因其坚持与执着,成了同学中活得最有神采的一个。

我们可能会感慨,如果他当初一鼓作气上大学该多好,那样就少了很多艰辛与苦痛。但是如果那样,这二十几年,他可能就没有了坚持不懈的动力。生活没有如果,也没有可能,我相信这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吴汉洲喜获广东省技术能手(右二)程柏青先生(左二)表示祝贺.jpg

吴汉洲喜获广东省技术能手(右二)程柏青先生(左二)表示祝贺

 

 

小试牛刀

 

20051月,吴汉洲从澳门钢琴厂调回珠江钢琴集团总部,在质量部门任钢琴成品总检,从这时起他就与程柏青老师成了同一部门的同事,也由此开始了他们十几年的师徒情。

吴汉洲不是一个高调且张扬的人,平时踏踏实实做自己的事情,不显山不露水,厂里很多工人都不认识他。因为不知他的深浅,有些工人就开始耍聪明。

“这个音毡不行,你返一下工。”

“返不了工,他本来就是这样的。”

“怎么返不了?把你的工具给我。”

吴汉洲接过工人递过来的工具,两三秒钟就搞定了。

“这不就完了吗?有什么问题?”

这个工人被惊得目瞪口呆,从此后车间的工人再也不敢瞧不起吴汉洲了,只要让返工,立马乖乖跑过来返工。随着接触的增多,大家才知道吴汉洲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手,有什么疑难问题也喜欢找他来解决。

“吴师傅,这儿有一个杂音,怎么都找不出来,您来看看?”

吴汉洲一边按键一边追杂音,所有的都没有问题,就只剩音板了。吴汉洲注意到这是一个复合音板,仔细听了一下确实是音板的一个角有声音,他用木条顶住音板。

“你弹一下看看。”

“哎?没有了,就是这儿的问题。”

“去拿个针管过来。”

“针管?你还想给它打针啊。”

“对了,就是打针。”

一群工人好奇地围了过来,吴汉洲用针筒吸了一点儿401胶水,然后通过木皮把胶水缓缓地注射了进去。

“这样也行啊?太新鲜了。”工人们议论纷纷。

“这是复合音板离层了,你们顶紧了,等胶干后,把表面轻轻的打磨平整(注意不要把木皮磨穿),然后再刷一次油漆。”

“怎么样?还有杂音吗?”第二天,吴汉洲又问了一次。

“没有了,之前找了好几个师傅都解决不了,还是您厉害。”

2008年,吴汉洲参加了广东省第一届钢琴调律比赛,获得了第四名。这下他在珠江钢琴厂得到了更广泛的认知,平时高高在上的领导都忍不住感叹:“阿洲这个人行啊,还有这个功底。”

 

 

与德国钢琴制作大师Christoph Schulz先生一起做琴.jpg

与德国钢琴制作大师Christoph Schulz先生一起做琴

 

与德国钢琴制作大师Christoph Schulz先生一同检查生产线.jpg

与德国钢琴制作大师Christoph Schulz先生一同检查生产线

 

与德国钢琴制作师Sören Skopnik先生一起做琴.jpg

与德国钢琴制作师Sören Skopnik先生一起做琴

 

 

听音诊琴,琴外之功

 

2014年,珠江钢琴搬迁到了几十公里外的地方,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吴汉洲辞职到一家琴行任专职调律师。在这里他成了一个真正的听音者,因为有珠江钢琴打下的基础,吴汉洲应对客户的需求得心应手,也为琴行解决了很多棘手的问题。

“我从你们这儿买的几十万的进口钢琴,没用几天就出现杂音了,到底怎么回事?”一个客户气冲冲地来琴行兴师问罪。(该客户是某学院的院长)

“院长您先别生气,我让我们的调律师去看看。”

“我找人看了,人家说是钢琴的问题,解决不了。早知道这样,我还不如买国产的呢?”

“您先别急,我们吴师傅是珠江出来的,经验丰富,肯定能帮您解决。”

吴汉洲应约到客户家去检查这台进口的三角钢琴,一番查验过后,吴汉洲心里有谱了。

“院长,您这确实是欧洲原装进口的德国钢琴,钢琴本身没有问题。”

“真是原装琴?那好啊。可是这杂音是怎么回事?”

“就因为是欧洲琴,到了广州后,不适应我们潮湿的气候,键盖就变形了。”

“我以前的国产琴就没有这个问题啊,欧洲琴这么娇气?”

“做琴的时候,钢琴的键盖和锁档之间都会留出一定的缝隙,欧洲人对数据比较严谨,要求缝隙在2毫米左右,而我们35毫米都是允许的,所以国内的琴在这个季节即使有变形也不会产生杂音。欧洲琴就一定要注意温湿度的控制,由于这段时间湿度太大,木材由于受到温湿度剧变的影响产生变形,(由于欧洲琴的缝隙比较小,)导致钢琴的键盖和锁档之间没有缝隙了,当键盖运动时就会与去锁档产生摩擦,导致杂音的出现。”

“哦,那是我温湿度没有控制好,当时也没有人给我解释这些,就说是钢琴的问题,你这么一说我就明白了。”

“我帮您调整一下,先把问题先解决了,以后您要注意控制一下温度和湿度。”

“好的,谢谢您。调律师就应该是您这样的,既能解决问题,还能给我们解释明白,有些人只闷头干活,干完甩手就走,我都不知道哪儿出问题了。”

 

一天,吴汉洲去另一个客户家调琴。钢琴放在一个空房间里,因为这个屋刚吊了天花板,还没有收拾好,所以房间里没有其他的东西。吴汉洲开始正常的调音,但是一调到某个音就会有滋滋的声音出现,吴汉洲感觉很奇怪。

这时女主人进来了,她说:“师傅,我家孩子一弹到这个音就说有杂音,您帮我们弄一下。”

“这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杂音?”

“也奇怪,钢琴在别的屋没有,一拿到这个屋就有了。”

吴汉洲分析有两种可能,一个是钢琴内的某个零件松了,一个是家里的某个物体引起了共振。因为钢琴的频率比较广泛,从27.5赫兹到4186.01赫兹,音域比较广,所以在弹奏时,周围的某个物体跟它的频率接近时,就会产生共振,这在专业上叫共振杂音。因为钢琴在别的房间没有杂音,就说明不是钢琴本身的问题,只能是房间内物体和钢琴产生了共振,到底是什么呢?房间空荡荡的,吴汉洲把视线集中到了天花板。

“哦,我们刚吊完天花板,还没来得及装灯。”看见吴汉洲盯着天花板,男主人赶紧解释。

“您家有拖把或者扫帚没有?您帮我顶着这个小孔的地方。”

“有,我给你顶着。”

“你听,顶住就没有了,这是吊天花板铁丝与天花板的挂钉之间缠绕不够紧,产生松动,当弹到这个音时,由于天花板产生共振致使杂音的产生。”

“还真是,这也太神奇了,天花板的铁丝居然能影响弹钢琴,您不说我永远也不知道。”

 

类似的问题,吴汉洲还遇到很多,他知道钢琴非常复杂,涉及的材料就有:金属、呢毡、塑胶、皮革、木材、油漆、胶水等等,性质各异。一个好的调律师只有对各种材料的特性都有所了解,才能很好的了解钢琴。也只有对钢琴的结构和装配工艺都了然于心,调琴时才能做到心中有数。所以钢琴调律需要很多琴外之功,这也是吴汉洲这么多年以来从事过钢琴制作的多种工艺的的操作以及参与了多项工艺改革,并取得成功和不断坚持学习的馈赠。

 

 

与美籍德国钢琴制造大师Kevin Paul Gouldmann先生在霸拓(长沙)修造研习社.JPG

与美籍德国钢琴制造大师Kevin Paul Gouldmann先生在霸拓(长沙)修造研习社

 

 

敢于清零,是胆魄也是底气

 

吴汉洲这二十几年,是不断地给自己清零的过程,这既需要勇气也需要实力。从广州到澳门要从头开始,从澳门再回珠江,也要从头再来。外派浙江人生地不熟,回到恺撒堡也是地熟人不熟。离开珠江钢琴,很多人不舍,下不了决心,但对敢于清零的吴汉洲来说,权当是一次远行。到琴行工作,不过是换了一个跑道,前行的脚步从来不会停止。也正因为如此,新的挑战、新的机遇就一直环伺左右。所以说机会垂青于那些有准备的人,既是实力上的准备,也是精神上的准备。

 

2015年广州乐器展期间,吴汉洲约了老师程柏青一起去参观。当走到某一个展位的时候,正好碰上了他们的张总经理,因为他认识程柏青,双方就闲聊了起来。

“程老您好啊!您今天是公干还是随便看看?”

“您好,我们随便看看。怎么样?钢琴厂都好吧!”

“还不错,我们最近想组建一个高端的生产线,程老您能帮我物色一个人技术比较全面的技术总监吗?您老的眼光我们相信。”

“组建生产线?巧了,人远在天边近在眼前,让阿洲去吧,他保准行。”

“行啊,这是您的弟子?失敬失敬,咱们过几天细聊。”

在程柏青的引荐下,吴汉洲再一次背起行囊,选择了远行。

 20169月,吴汉洲正式受聘于厦门夏贝尔钢琴有限公司,全力负责盖博.舒尔茨生产线的组建。这次到厦门和以往的任何一次外派都不同,以前无论去哪儿,身边总会有一些自己相对熟悉的团队,但这次是光杆司令。人生地不熟还在其次,最要命的是周围的人根本不买你的账,不听差遣不说,还插着手等着看你的笑话,没有得力的人,工作就寸步难行,吴汉洲感受到了从来没有的压力。

“吴工,生产线什么时候能组建起来?还有什么样的困难?”钢琴厂的张总开口了。

“张总,您就给我一个楼层?里面的生产工艺布局、工装夹具灯光电源、工具等我会给图纸和清单您,麻烦张总您安排采购人员采购。”

“可以呀,这个没有问题。工人呢?从别的车间给你调一些?”

“不用,您帮我招一些新的员工吧,完全不懂的也没关系,我自己培训。”

“这样会不会太慢了,还是从现有的员工里选吧。”

“布置车间也需要时间,正好可以培训员工,我们是一个全新的生产线,我更喜欢培训新员工,老员工都习惯于目前的操作手法,要改变比较困难,这样也不会影响其他车间的生产。”

“好吧,就按你的方案执行。”

很快十几个工人就到位了,吴汉洲一边培训员工,一边为车间规划布局,因为是和德国人合作的生产线,还要和德国技师沟通工艺需求和技术指标。整整八个月,从车间的间隔、地板的刷漆、工作区域以及通道的划分、工具的采购、工装夹具的准备、工作枱的制作、摆放位置、灯光、电源、压缩气管、除尘设备的安装位置等,在工人没有椅子坐着操作时(有些工序需要坐着操作)甚至亲自捡一些废弃的包装木料做成椅子给工人用。吴汉洲像陀螺似的转个不停,没日没夜地在车间忙碌。好在工人都是新招来的,少了很多人际关系上的掣肘,单纯体力上的劳累,吴汉洲还是可以接受的。

20175月,生产车间正式开线,随着工人的熟练程度越来越高,这条生产线做出来的钢琴受到公司老板、国内同行专家、德国合作方技师的认可,到2019年年初,新生产线的产量已经有了一个很大的提升.

2018年,吴汉洲受聘于福建省漳州市南靖第一职业技术学校钢琴修造专业的外聘教师,授课形式以结合工作实际生产操作为目标,并按工厂的质量要求培养学生的动手操作的能力。在学校与工作之间架起一座桥梁,使学生毕业后就能够快速适应工厂的工作。

转眼三年过去了,面对厂方与学校的挽留,吴汉洲再次选择了清零——回广州重新开始。

 

 

在2019霸拓工作室主题年会开办讲座.JPG

在2019霸拓工作室主题年会开办讲座

 

 

前路漫漫,痴心不改

 

2010年,吴汉洲获广东省技术能手、广东省优秀钢琴调律师、广东省职工经济技术创新能手等称号。

20122月因工作需要,吴汉洲被调往浙江珠江德华钢琴公司任质量总监。工作期间对该厂的工艺技术以及产品质量的提升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同年8月,吴汉洲从珠江德华钢琴公司调回总公司,在程柏青老师对珠江最高档钢琴恺撒堡在音色音准上特殊高要求的指导下接手了恺撒堡的成品检验工作,使恺撒堡钢琴的音色与当时施坦威公司在珠江生产的“E”琴在音色上并驾齐驱。

2017年,吴汉洲被聘为霸拓国际顾问团成员。

2018年,吴汉洲被授予霸拓工匠之星。

2019年,吴汉洲又获得“广东省乐器(钢琴)制作名匠”的称号。

对于出身钢琴厂的吴汉洲来说,钢琴调律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他要攀登的恐怕是钢琴制作这座高山。所以这么多年来,他才会不断地清零已有,不断地挑战未知。然时移世易,今时不同往日,就连他最尊敬的程柏青老师都不免感慨:“钢琴制作行业无制作大师也,余拼搏四十年终退休方知大师梦破”,“言则永持敬业工匠精神为唯一也”。

吴汉洲的路也注定崎岖,因为钢琴制作涉及的学科繁多,“从设计构思、生产序列、制作工艺、组装调试乃至音色、调律均为浩大之协作工程, 非一己之力可独立完成。钢琴的生产, 是多工种多部门共同完成的产品,一个人不可能五大工序都做到极致。”

钢琴作为“乐器之王”,共有八千多个零件,要把这么多零件按照一定的数据要求排列、组合、装配在一起,是一件很复杂的事情。正所谓差之毫厘、缪以千里,其中任何一个地方出错,钢琴的品质都会受到影响,所以说钢琴制作行业出大师很难。随着科学的进步、技术的不断迭代和升级,钢琴制造或许会迎来新的机遇。造琴路上,吴汉洲始终抱着“做到老、学到老”的信念一路前行。

 

选择钢琴,吴汉洲此生无憾,虽前路漫漫,然痴心不改……




《五绝  秋日郊游》

          /吴汉洲

         独爱枫林美,

         秋深未现红;

         岭南居福地,

         叶绿四时同。


         2019.11.22



 

 

 

扫二维码联络韩辉丽


韩辉丽 二维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