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申请

霸拓资讯infomation

首页 > 霸拓资讯

林大嘉:荣耀来自不断地挑战和努力 191126

2019-11-28

中国钢琴调律师之林大嘉篇

 

林大嘉:荣耀来自不断地挑战和努力

文/ 韩辉丽 (资深记者/ 自由撰稿人/ 原《音乐生活》责编)

项目策划/ 霸拓

 

【编者按】让更多的人了解调律师及其行业是实现“提高从业人员社会地位”(《霸拓章程》第三条)这一霸拓社会责任的重要基础工作。

为此,霸拓策划开拓“中国钢琴调律师”栏目,并聘请资深记者采访业内不同年龄、不同地域、不同工作环境的中国钢琴调律师,撰写系列文章,反映调律师的真实生活,以飨读者。

为了获得更好的业外宣传效果,霸拓特委托《乐器商业网》首发微文。

 

 

                                               1.jpg

 

特殊的“玩具”

 

上世纪六十年代   中国台湾台中市

 

夕阳的余晖温暖和煦,清幽、静谧的街道上飘荡着管弦乐美妙的旋律。

“林老师,我的乐器坏了。”一个学生报告。

“拿过来我看看。”音乐老师皱起了眉头。

“去把林大嘉给我找过来!”仔细看过乐器后,林老师给学生下了命令。

林大嘉是林老师最小的儿子,小鬼很机灵,也很淘气,经常拿学生们的乐器玩儿,很多乐器就是被他鼓捣坏的,这次肯定又是他。看着小儿子被又拖又拽地推搡过来,林老师气不打一处来。

“林大嘉,你把这个零件藏哪儿了?”

“我没有,不是我弄得。”小男孩儿怯怯地回答。

“敢说不是你?”

在林老师一顿威逼利诱、“严刑逼供”之下,小男孩儿抽泣着从自己的藏宝处把零件找了出来,并熟练地安装回去。很快,乐队又恢复了训练,小男孩儿虽然受到了责难,但是看着学生们手足无措的样子,他内心甚至有几分得意。这就是林大嘉,一个把乐器当“玩具”的少年。

虽然酷爱摆弄乐器,林大嘉却极不喜欢练琴,一让练琴就偷跑。事后铁定要受到母亲的责罚,这时救场的往往是当音乐老师的父亲。父亲教了多年音乐,明白孩子都各有所长,乐器演奏可能真的不适合小儿子。

 

林大嘉的经历很有意思,总是会在你意想不到的地方反转。他大学学的是理科,研究生期间读经营管理,但是毕业后他却选择了做钢琴调律。

 

 

2.jpg

 

明天你就来上班

 

虽然有一定的家学基础,但要真正从事这个职业,学习还是很必要的。

要学就要从第一线开始,最好学到钢琴完整的制造原理,于是林大嘉瞄准了钢琴厂。凭他的学历到大钢琴厂没有问题,但是这样的工厂,分工比较精细,他只能学到相对单一的工种,而没有机会接触更多的工艺。于是他选择了一家规模比较小的厂子,因为人员有限,他或许能接触到更多的工艺和工种,这样就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一切准备妥当,他就到那家工厂去应聘了。

“干什么的?”

“我想来您这儿打工。”

“身份证我看一下。”

“林大嘉,研究生毕业,你来我们这儿打工?”生产科长疑惑地问。

“是。”

“这儿没有你的职位。”科长心想你是想当科长,还是想当厂长?我们庙小可养不起你大菩萨。

林大嘉听科长这么说,有点儿失望,正要离开时恰好看到一个日本朋友从里面走了出来。

“您好!您怎么在这儿呢?”林大嘉热情地打招呼。

“我是这儿的常务经理,你干什么来了?”

“我想到这儿打工,可他不要我。”林大嘉指着科长跟朋友投诉,科长尴尬地搔搔头。

“你明天就来上班吧!”日本朋友痛快地说。

有了常务经理做后台,林大嘉在钢琴厂的学习很是顺利,每个工艺、每个工种他都认真地学了一遍。传统的码桥是由手工雕刻而成,这个工艺比较深,一般人学不来,但是林大嘉也在这儿学到了。几年下来,钢琴的制造原理与修造技术,林大嘉已经了然于胸,他想到市场上去检验一下自己的所学。

 

告别了工厂的工友们,林大嘉开始做起了独立调律师。钢琴调律是要直接面对客户的服务型行业,不仅技术要过关,你的形象、礼仪、谈吐直接影响着你的口碑。林大嘉一开始进入行业,就严格要求自己,无论冬天还是夏天,他都穿西服、打领带,这也是父亲对他们的要求。

“一个人身着整洁、干练的服装,别人就不会把你当工人看,就会对你的技术充满信心。”

 

学无止境,技术的精进也永远有新的高峰要攀登。1987年,林大嘉考入雅马哈,在这里受到了严格而规范的日式培训。2008年起,又开始学习意大利法齐奥里的技术。除此外,他也会利用一切时间去啃文献、学技术,全方面充实自己。当工作了一天,大家晚饭后放松地散步、看电视的时候,林大嘉在看书;当夜深人静,大家都沉沉睡去时,林大嘉依然在看书。几十年如一日,他不知疲倦地学习,攻克了一个又一个难关,在调律师的路上他越走越快、越走越稳。

 

 

3.jpg

 

创会长的承诺

 

1996年,台中市乐器调音职业工会正在组织创会,理事长人选原本是林大嘉的一个前辈,但是投票结束后票数最高的却是林大嘉。林大嘉有点懵,因为在他的人生规划里没有理事长,他只想平平淡淡地做自己的事,何况当时很多人在争这个职位,林大嘉并不想趟这个浑水。

但是,大部分调律师都坚定地选林大嘉,这既是对他专业的肯定,也是对他人品的信任。盛情难却之下,林大嘉决定做这个创会长,不过,他郑重地给同业者许下一个承诺:

“非常感谢大家信任我,我愿意全心全意为大家服务,这三年我不开店、不做任何生意,绝不利用这个头衔给自己谋利。”

林大嘉做到了,三年来兢兢业业地为大家服务,坚持没有开自己的店。尽管当年台湾正好放开二手琴进口,生意极其好做,获利非常丰厚,但是林大嘉抵住了诱惑,他知道一诺千金,自己不能失了信用。三年后,大家希望林大嘉连任,但他坚决地拒绝了。

“再次感谢大家的信任,我希望能给别人一个机会,一个人在一个位置上久了,思维速度就会减慢,整个组织的进步就会减缓,所以我希望有新的活力注入进来。”

1999年,卸任后的林大嘉创立了佛罗伦斯乐器公司,附设大大钢琴医院,整修日本进口中古钢琴,一干就是十四年。

2002年担任台湾钢琴调律协会理事长

 

 

4.jpg

 

带病组织国际会议

 

2011年7月,IAPBT国际钢琴制造技师调律师年会在台北举办,林大嘉担任秘书长。参与组织这么一个重要的国际会议,林大嘉打起了十二分精神,事无巨细地沟通、协调,希望会议能圆满地完成。但是在最关键的时刻,他的身体出问题了,林大嘉得了很严重的胆结石,当时因为胆管发炎根本无法开刀,后续治疗又状况不断,林大嘉的身体和心理遭受着双重的折磨,他心力交瘁。终于恢复到能手术了,会议却已经迫在眉睫。

“医生我不能接受手术,我必须出院。”

“林老师,这样出院太危险了。”

“我不管危险指数有多高,我都必须出院!”

“有什么事情比您的生命更宝贵呢?”

“IAPBT的国际会议难得在台湾举行,我身为秘书长有很多工作要做,我要组织会议、要接待世界友人、要发表演讲,责任重大,我不能缺席,更不能躺在病床上。”

“那好吧,我把病例给你刻在光盘上,你随身携带,一旦现场有状况就立即到离你最近的医院去,并把光盘交给医生。另外你还要继续插管引流,我给你处理一下,穿上西装看不到,但是你必须自己换尿袋。”医生妥协了。

“好的,就这么办!”

就这样,林大嘉出现在这次国际会议上。会议举行期间,林大嘉碰到了自己的老朋友金先彬,“你有什么病啊?讲话铿锵有力、字正腔圆的,哪里像病号了?”金先彬开玩笑地说。

林大嘉把衣服一掀,吓了金先彬一大跳,“哎呀,还真插着管呢。”林大嘉苦笑着告辞。

林大嘉觉得,自己既然接了这个工作,就要保持一个负责任的态度,不能半途而废,也不能找任何借口,这些年来,他都是这么要求自己的。

 

 

5.jpg

 

赴日讲学

 

能到日本讲学,是林大嘉职业生涯中浓墨重彩的一笔。为什么呢?因为台湾的钢琴调律技术来自日本,这么多年来日本技术也一直走在世界的前端,能被邀请到日本讲学,一定是你的技术达到了世界一流的水准,这样的肯定让林大嘉非常开心。

2011年的那次国际会议上,林大嘉发表了一个新技术,晚上吃饭时日本的会长正好坐在他的旁边。

“林老师,我能邀请您到日本演讲吗?”日本会长彬彬有礼地问。

“您是说真的还是开玩笑?”林大嘉非常惊讶,感觉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我非常认真地邀请您。”

“会长,这种事情不是你我说了就算的,您是不是回去和大家讨论一下再做决定。”

日本是一个非常骄傲的民族,日本调律师协会也是一个拥有众多调律高手的组织,林大嘉觉得事情没有这么简单。

“不用再讨论了,今天我们的主要成员都听了您的演讲,觉得内容非常好,已经一致同意邀请您了,我只是负责出面和您谈。”

能够到日本去演讲,林大嘉感觉非常自豪,同时也鞭策自己,一定要坚持不懈地做技术革新,争取每年有一个新的东西出来。

 

到日本讲学并不轻松,第一节课,台下的日本人极其严肃,非常不屑的样子,现场的气氛很是诡异。林大嘉明白他们的心思:你的技术是我们教给你的,你有什么资格给我们上课。

“请容我代表全台湾的业内人士给日本友人说声感谢,谢谢你们把技术传播到台湾。今天我回来就是要让各位检验这五六十年来,我们有没有努力地学习。”现场响起了掌声。

“学习了这么长时间,我们有没有内化出自己的东西?这些东西究竟怎么样?今天我就把这些内化出的东西拿出来和大家分享一下。”

一番发言过后,现场的空气流动起来,大家都放松下来。

一次课堂提问时间,日本的一个学生说:“林老师你发明的很多东西是不错,但我也发明了很多不错的东西。”林大嘉正要回答,一个小姑娘举手了,林大嘉示意她先请。

“这位先生,你说你的东西不错,我们怎么从来没看到你拿出来和大家分享呢?我从很远的地方赶过来,是因为我的老师在台湾听了林老师的课程,回来后叮嘱我们一定要听的。我们同在日本,我为什么从来没听说过你的讲座?”

林大嘉明白,无论是台湾还是日本,大家对知识的需求都很旺盛,愿意分享、善于分享是一种美德,也是一种境界。技术的发展、行业的进步,需要这些分享和传承的助力。

 

 

6.jpg

 

传承的力量

 

由于那个年代资料匮乏,林大嘉学得非常苦。市场上的书籍文献有日文的、德文的、英文的,但是对于外语不好的人来说,啃这类书籍非常吃力。中文的书籍极其有限,仅有的也因为译者不是业内人士,很多专业性的东西语焉不详、不明所以。林大嘉吃过求学无门的苦,就不希望后辈们再受这样的罪,从很早开始,他就在台湾的乐器会报技术专栏做连载,一连载就是两年。

一天,  林大嘉接到一个读者的电话。

“林老师,我是日月潭的一个读者,是通过编辑部得到您的电话的。”

“您有什么问题吗?”

“林老师,您写得东西都是真的吗?”

“白纸黑字我是要负责任的,我敢保证那些东西绝对是准确的。”

“那您不怕我们学会了影响您的市场吗?”

“我们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你是跑着、跳跃着过来的,你用不了几年就能达到我今天的成绩,很可能会影响我的市场,这我明白。但是我也还在学习、在进步,我不会在原地等着你来追我。另外,把技术传承下去也是我的责任,我不怕你超越我,我希望你们都超越我。”

 

这些年来,除了写文章,林大嘉还到处讲学,台湾、大陆、东京、名古屋、新加坡、韩国庆州都留下了他的足迹,不只讲技术、还讲礼仪、讲跨领域学习,深受大家的喜爱。

:“林老师,我能拜你为师吗?”

:“我们互相学习,你身上也有我需要学习的部分。”

:“老师,我们是去给人家调琴的,技术好就行,有必要注重着装吗?”

:“有必要,首先,你穿着随意,客户会怀疑你的专业度;其次,客户的喜好并不把你的技术放第一位,技术放第一的都是高端客户,都是一些演奏家,我们很少碰到,普罗大众的消费者注重的是你的服务态度和你的形象。”

:“我们为什么要培训如何上厕所?”

:“因为良好的卫生习惯,是你的加分项。你想一个注重清洁的主妇,会选择一个把她家卫生间弄得一团糟的技师吗?”

:“老师,我们为什么要进行跨领域的学习?不是应该专注地做一件事吗?”

:“你有第二专长、第三专长,一旦这个行业衰退,你就可以及时转行。即使不转行,你有很多种特长,你的竞争力就会大大增强,没有一个老板不喜欢多才多艺的员工吧。”

:“您都有哪些专长?”

答:“我有船员证可以到日月潭开船,也可以出海开船;我有叉车证,可以到港口开叉车;我还有导游证,可以直接接旅行团;我还有园艺师证,可以进行园林设计。”

:“太厉害了,你哪来的时间学这些啊,我一个调律就够忙了。”

:“所以要做技术革新啊,你四个小时做完的工作,我两个小时完成了,剩下的时间就可以去日月潭开船了。”

:“老师我也想学习,可有的地方太远了,来回要折腾好几天。”

:“世界确实是很大,但你要这样想,一个技术问题你花了好几年都没有突破,要是折腾好几天能解决这个问题,不是很值得吗?另外,一些高水平的讲座,都是讲师们几十年潜心研究的结果,你几个小时就学到了,不等于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吗?学习永远不是远近的问题,是观念的问题。”

 

 

7.jpg

 

回祖国,觅知音

 

2013年,林大嘉受邀在杭州举办的第十八届IAPBT国际会议上做钢琴演讲。会后刊登在《中外乐器信息》上的一篇文章对这次会议的讲座进行了内容分析,这引起了林大嘉的注意。

“这个评论者说我的讲座和2011年的一样,这个题目是主办单位指定要求的,读者不会以为是我老调重弹吧。”林大嘉担心地和妻子说。

“这个人文化水平很高,把课程百分比计算的非常精确,看来不是普通人物,我们一定要找到他,有机会专程去拜访一下。”看完文章后,林大嘉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文章作者最后建议国内的讲师能够学习林大嘉的授课方式,这让林大嘉非常开心,不只是得到了肯定,更觉得自己跨越两岸觅得了知音,从此他深深地记住了这个名字——吴红江。

2016年,一位朋友找到了林大嘉。

“大嘉,你在台湾什么头衔都干过,也没啥发挥空间了,要不要去大陆看看?反正你已经规划自己退休了。”

“好啊,我正想去大陆交朋友呢。等从日本讲学回来,我就出发。”

就这样,林大嘉把工作的中心逐渐转移到了大陆。这次回来,他就是为了交更多的朋友,也希望把自己的技术和心得,分享给国内的同行。一个偶然的机会,他遇到了神交已久的吴红江。

“吴老师,我终于找到你了,非常感谢你对我的评价,你要是有什么需求,能力所及的我一定尽力去做。”

“那我邀请您到北京来讲学。”

“可以啊,我一定去。”

一段时间后,林大嘉的几大包工具就寄到了北京。和别的讲师不同,林大嘉几乎不用PPT,他会把所有的工具都摆在学员的面前。当学员看到一个实操的工具的时候,他会产生一个图像记忆,他的实际吸收度会达到70%,这是PPT远远达不到的。虽然有时候林大嘉会担心自己十几万的工具会不会被安全、妥善的保管,但是他还是坚持每到一个地方,都带着自己的这些工具,这也是对学员的尊重、对技术的尊重。

 

 

8.jpg

 

多彩人生

 

林大嘉的人生足够精彩,从事钢琴调律四十年,开创了台湾调律历史上很多第一:他是第一个被马英九接见的台湾调律师,他是第一个去日本讲学的台湾调律师,他是第一个在国际会议上获创新奖的台湾调律师。

不过,林大嘉并没有坐在自己的功劳簿上沾沾自喜,他及时调转了方向。

2013年,林大嘉宣布退休,理事长不干了、调律不干了、钢琴公司也不干了,直接跑到台湾的大学去教书。

你以为他会教调律相关的学科吧,错了,他教的是休闲产业、观光企划、电机与电子、运动管理、休闲保健……完全和调律不搭界。你觉得这些都是他玩玩票、增加一下资历吧,又错了,他的课程在期末学生的评分中获得了96分的高分,很多学校都争着请他回去上课。

 

2016年以后,林大嘉的大部分时间留在了大陆,讲讲课、交交朋友、看看祖国的大好河山是他的新规划。能把自己的技术留在国内,能帮助更多的人走向成功是他的心愿;能找到惺惺相惜的朋友,能游览祖国的名山大川是生活给他的馈赠。

和林大嘉聊天,可以让你眼前一亮,他的思维和观念是我们未曾有过的,但也是这个时代极需的。比如注重服务的品质,比如跨领域学习,比如分享与传承,再比如放弃名与利,开创新生活、谋求新突破的气度。真心希望林大嘉在大陆的日子,能带给更多人人生的启迪。

 

 

扫二维码联络韩辉丽

韩辉丽 二维码-.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