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申请

霸拓资讯infomation

首页 > 霸拓资讯

江伟:音乐会幕后的“魔法师” 191207

2020-01-10

中国钢琴调律师之江伟篇

江伟:音乐会幕后的“魔法师”

项目策划&执行/ 霸拓

 

【编者按】让更多的人了解调律师及其行业是实现“提高从业人员社会地位”(《霸拓章程》第三条)这一霸拓社会责任的重要基础工作。

为此,霸拓策划开拓“中国钢琴调律师”栏目,并聘请资深记者采访业内不同年龄、不同地域、不同工作环境的中国钢琴调律师,撰写系列文章,反映调律师的真实人生,以飨读者。

为了获得更好的业外宣传效果,霸拓特委托《乐器商业网》首发微文。

 

 

1.jpg

 

 

停下来,让耳朵休息一下

 

1996年,南京艺术学院钢琴调律专业隆重开幕,在一群兴致勃勃的学生中间,就有江伟。江伟从小喜欢音乐,喜欢自己写曲,此生与音乐相伴似乎是他的宿命。一次偶然的机会,江伟得知南京艺术学院开设钢琴调律专业,就是那份好奇,再加上对音乐的痴迷,牵引着他背起行囊,直奔南京而来。

南京的一切都很新鲜,美丽的校园、友好的同学以及充盈着各种美食的餐厅,都让江伟的校园生活过得惬意而舒适。江伟的老师是德高望重的陈重生老师,日本专家三口太老师等等,他们凭借自己的专业素养和严谨的治学态度,给南艺的学生打下了扎实的调律功底,也让南京艺术学院在调律界成为一个神奇的所在。

当时练调律的琴房在一座风景优美的小山上,幽静而雅致。每天江伟都沿着石阶一层一层的往上走,来到山顶跟师傅们练功学艺。江伟喜欢记笔记,心里有什么感觉,就马上写下来。一次,他在琴房里练十二平均律,感觉耳朵都听糊了,于是停下来,望着窗外的花草发呆,等回神之后再重新调音,却豁然开朗。江伟赶紧记在本子上:“调十二平均律时,可望着窗外,思绪飞向远方”这段“秘笈”有一天被陈老师发现,当着大家的面读了出来,引得同学们哄堂大笑。现在回想起来,这是江伟做学生时的一个趣事,当时不经意的走神,却成为听音解惑的灵犀,这与江伟现在对年轻调律师常说的:如果碰到难调的音,不要勉强,停下来,让耳朵休息下,然后再回去听音就更清晰了。两者好像有异曲同工之妙。

南京艺术学院毕业后,江伟来到了厦门,开始在各大琴行担任调律师。刚出道的时候,他提着工具箱,坐着公交车,走家串户,风雨无阻。有时候找不到门牌号,有时候敲错别家门,和大家一样,各种辛苦和酸楚他都经历过,然而人生的磨砺也是一笔财富,惟其艰辛才有了前行的动力。中国的钢琴调律史,也是一部调律师们勤劳、努力、专研和奋斗的历史。

 

 

2.jpg

 

 

成为自己最好的老师

 

在磨练中进步,是江伟调律生涯的最佳注脚。

有一天,江伟到很远的地方调音,一个多小时的车程让他昏昏欲睡。好不容易到了客户家,却发现是一台老钢琴。打开上门板,发现里面被啃得乱七八糟,江伟预感不妙,于是,胆战心惊的打开下门板,果然,一只大老鼠跳了出来,从他的手臂上窜了过去。江伟被吓了一跳,只能硬着头皮,收拾剩下的一片残藉。经过辛苦的整修和调音之后,钢琴又重新焕发出优美的琴声,这时,什么劳累都忘在九霄云外了。

“江伟,我家的琴不响了,你过来帮我看看?”一天,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前辈打来电话。

“好的,您等着我,马上过去。”江伟火速赶到了前辈的家里。

“这琴到底怎么回事?”老前辈问。

“我检查了一下,有几个轴架弹簧的勾线老化断掉了。”江伟告诉老前辈。

“这个很难修吗?”前辈担心地问。

“修好这几个不难,但钢琴有88个键,后续还会接二连三的断线,得全部换掉才保险,我找几个朋友来吧,这样会快一些。”

“好啊,太感谢了!”

于是,江伟找来两位调律师同行,一起帮助老前辈维修。过程中老前辈夫人还拿出一件祖传的宝贝——100多年的古老线头,异常牢固,正好派上用场,结果三个人就把88个琴键的弹簧勾线全都换好了,一个上午搞定。老前辈非常开心,大家也婉拒了他更多的报酬。人多力量大,这样的事情,很圆满。

 

除了坚韧与协作,调律过程中的坚持与耐心也必不可少。

一次,江伟应邀到客户家里解决杂音问题,但想尽一切办法,杂音就是不出现。直到天色渐晚,月亮悄悄爬了上来,江伟依然没有放弃。这时客户把窗帘打开,突然,一连串强烈的钢琴杂音冒了出来,江伟赶紧循着声音寻找,终于找到了杂音的源头——窗帘木座的一条裂缝!当窗帘拉到最右侧时,上头木座的一条裂缝被拉开,若即若离,与钢琴声发生强烈的共鸣。终于,“坏蛋”找到了!

20多年来,这样的经历层出不穷,每一次问题的解决,都是一次成长,中国自古就有匠人精神,一生执一事,炼就炉火纯青。用江伟的话说,只要坚持不放弃,自己就能成为自己最好的老师。

 

 

3.jpg

4.jpg

 

 

救场如救火

 

2003年,江伟担任雅马哈中国总部A/S音乐会调音师;2004年担任中国国际钢琴比赛技师;2008年赴德国汉堡施坦威总部深造。从业23年来,江伟走遍50多个音乐厅,为100多位音乐家调音,获得广泛的赞誉。

几年前,一位钢琴家和外国指挥合作演出《勃拉姆斯第一钢琴协奏曲》,剧院没有提前找人调琴,结果正式演出开始时,钢琴家刚弹到第一乐章,一个琴键居然不响了!观众一片哗然,钢琴家马上就急了,剧场工作人员全懵了,这可是一次比较严重的演出事故,无奈之下,只能把钢琴推回后台,让其他节目先演。在这十万火急中,剧院想到了江伟,请他来音乐会救场:“江老师,您在哪儿呢?能赶紧过来一趟吗?”“我在家呢,什么事?”“现场正演出呢,一个琴键没声了。”工作人员心急火燎地说。“啊?还有这种事!你等着,我马上过去。”江伟放下电话,冲到车旁,开了19分钟就抵达音乐会现场,工作人员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钢琴家也非常沮丧,看到江伟赶到,大家都激动地围了上来。江伟熟练的打开钢琴,发现击弦机里竟然有一个非常隐蔽的申达针故障,还好,平时有带全所有申达针型号的习惯,养兵千日用兵一时,这次还真用上了。取针换针,江伟终于在中场休息前修好了钢琴,而钢琴家那颗悬着的心也落了下来。下半场,钢琴家重新登场,第一乐章的旋律再次响起第二乐章、第三乐章,直至完美结束的那一刻,观众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连工作人员也跟着叫好鼓掌。钢琴家非常感激,下场时对江伟不迭声地说:“是你救了我的音乐会!”。从此,江伟又获得了一个“救火队员”的称号。

 

 

5.jpg

6.jpg

 

 

你会变魔法吗?

 

2008年,对江伟来说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因为从这一年起,江伟就与著名钢琴家殷承宗结下了不解之缘。其实江伟第一次见殷老师是在2004年的第三届国际钢琴比赛,当时殷老师是评委,江伟是调音师,虽然每天能见到,但两个人并没有近距离的交流。到了2008年,殷老师为汶川地震举行赈灾义演,而那场音乐会的调音师恰好是江伟。

殷老师对这场演出非常重视,很早就去试钢琴,发现触键和音色有很多问题。他看着一旁的江伟:“怎么办,能改善吗?”,江伟沉思片刻:“难度不小,我可以试试”, “你难道会变魔法吗?” 殷老师有点担心。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江伟却坐在钢琴前一动不动,他竭尽全力的思考,去寻找解密“难题”的钥匙。终于,在经过不懈的努力后,所有的难题都一一解决了。这让殷承宗非常高兴,正像遇到了自己一直期盼的调音师。从此,但凡有演出,他都希望江伟能跟着一起去,无论是在维也纳的金色大厅,还是在国家大剧院,亦或在纽约的家里,以及中央电视台的演播室和2019年金鸡百花奖的开幕式,到处都有江伟的身影殷承宗的信任,也让江伟有了更大的信心,为钢琴家调制最好的声音,是他努力奋斗的目标。

自带调音师的钢琴家很少,而殷承宗带着江伟演出已经11年,这体现了殷老师对艺术的极高追求,也体现了江伟与殷老师的音乐默契,所以,美妙的琴声始终与他们相随。

除了跟随殷承宗到各地演出,江伟的职业经历也非常丰富。2010年,他担任中央音乐学院鼓浪屿钢琴学校调律学科教师;2011年跨界GUJI童话馆并创作主题曲;2014年创办音悦家钢琴城,2016年担任厦门市钢琴调律协会副会长。就这样,江伟一直活跃在技术和艺术的领域,用他的话说:调律师不仅是技师,也要做音乐旅程的艺术家。

 

 

7.jpg

8.jpg

 

 

“成为钢琴家是钢琴演奏的最高境界;而为音乐会和钢琴家调音则是调音师的最高追求” 未来,江伟希望越来越多的调律师也能走上音乐会的舞台,如果有空余的时间,江伟想培养更多的年轻学生,将自己多年来的经验,传授给年轻人——让越来越多的钢琴家,都有身边的“魔法师”。

这是我很热爱的事业——江伟

 

 

 

扫二维码联络韩辉丽

韩辉丽 二维码-.jpg